《诗经·卫风·氓》解读

2020-01-28

【诗作】

《诗经·卫风》

氓之蚩蚩,抱布贸丝。匪来贸丝,来即我谋。送子涉淇,至于顿丘。匪我愆期,子无良媒。将子无怒,秋以为期。

乘彼垝垣,以望复关。不见复关,泣涕涟涟。既见复关,载笑载言。尔卜尔筮,体无咎言。以尔车来,以我贿迁。

桑之未落,其叶沃若。于嗟鸠兮!无食桑葚。于嗟女兮!无与士耽。士之耽兮,犹可说也。女之耽兮,不可说也。

桑之落矣,其黄而陨。自我徂尔,三岁食贫。淇水汤汤,渐车帷裳。女也不爽,士贰其行。士也罔极,二三其德。

三岁为妇,靡室劳矣。夙兴夜寐,靡有朝矣。言既遂矣,至于暴矣。兄弟不知,咥其笑矣。静言思之,躬自悼矣。

及尔偕老,老使我怨。淇则有岸,隰则有泮。总角之宴,言笑晏晏,信誓旦旦,不思其反。反是不思,亦已焉哉!

【赏析】

这是一首充满怨愤之情的弃妇诗,作者运用写实的手法,描写了诗中女主人公从恋爱、结婚到受虐待而最终被抛弃的整个过程,反映了春秋时期奴隶社会中妇女在婚姻恋爱生活中的不幸遭遇。

诗以自叙的方式展开,第一章写女主人公回忆与氓的初恋及订婚的情景,情绪较为平静。第二章是回忆热恋和结婚的情形,女主人公沉浸在爱情和新婚的幸福之中。第三章转入回忆婚后的不幸,抒发悔恨莫及的怨恨之情。第四章是女主人公诉说婚后生活的贫困,并交待自己被抛弃的原因以及被弃后独自回娘家的孤独可怜情景。在本章中,女主人公以极其尖锐的语言,揭露了氓的反复无常,用情不专,这是导致女主人公被弃的最根本原因。第五章是女主人公进一步诉说婚后的辛苦劳累生活,控诉氓对自己的残酷虐待以及被抛弃而又不被理解的孤苦之情。女主人公在婆家多年“食贫”,“夙兴夜寐”地辛勤劳动,都忍受下来了,最后却遭到暴打,因而无法再在婆家生活,只好一人回娘家。更可悲的是,自己居然得不到亲兄弟的理解和原谅,只能自伤自悲。由此可以想到,古代社会中妇女的婚姻爱情是何等不幸。最后一章,女主人公遥想当年欢乐幸福的爱情生活,心情更加悲伤、悔恨。当初氓对自己“信誓旦旦”,那么幸福;但此人“二三其德”,现在终于认清了氓的真正本质,女主人公决心与他断绝关系,表现了她性格中坚强的一面。

本诗是一首抒情性很强的叙事诗,诗中主要塑造了一位弃妇的形象,她有很多美好品质,如热爱劳动,纯洁善良,能吃苦耐劳,性格坚强等。这样一位女子居然被弃,可知古代社会中妇女的地位是多么低下了。诗中的氓是作为女主人公的对立面写的,他以贸丝为由而与女主人公认识,为得到爱情而“言笑晏晏”、“信誓旦旦”,设法接近,一旦得到爱情,便马上要求娶亲,结婚后一反初言,甚至“至于暴矣”,所以,氓是一个始乱终弃、言行反复的负心汉。诗中二人都有鲜明突出的性格。

全诗结构严谨,先写爱情的产生,再写欢乐的结婚,继写婚后的不幸生活,最后写婚姻的结束,故事十分完整。诗中运用了铺叙、比兴、对比等多种艺术方法。诗中叙事,主要运用铺叙,如开头的场面描写,“桑之未落,其叶沃若”、“桑之落矣,其黄而陨”都是比兴,前一句用桑叶的“沃若”暗喻女主人公的年轻貌美,揭示了氓追求女主人公的原因;后一句用桑叶的黄落暗喻女主人公青春消逝,容颜衰老,揭示了氓抛弃女主人公的原因。诗中又有多处对比,如两个比兴就构成了对比关系;女主人公婚前婚后的生活,也构成了对比;两个人物也是对比。

本诗句式整齐,四言句式体现了《诗经》的句式特点。韵律和谐,或句句押韵,或隔句押韵,富有变化之美。


分享